相关文章

“杭州一日游”体验—《旅游法》新规落地情况如何?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hzagty.com/

“杭州一日游”体验

“我们组织的都是正规旅游,纯玩的,不购物,你进来看看!”10月5日上午9时,熙熙攘攘的杭州城站火车站出站口,记者在一处“杭州一日游”的巨幅广告牌前徘徊时,被一家旅行社工作人员拉进了他们办公室。记者交完195元团费(以前是175元),参加次日的“杭州一日游”。

6日早晨8时,载着30名游客的大巴从城站开出,20分钟后停在花港观鱼景区附近,这是一个免费景点。在一个亭子附近,导游俞女士反复交代了怎么记住这个位置,“大家可以到附近逛一逛,45分钟之后在这里集合。”

同是旅行团中的落单者,我跟一位来自福建的陈先生结伴而行,雨慢慢地有点大起来,偌大的花港观鱼公园,走来走去感觉哪里都差不多,便提前回到集合点。

“在这里签个名!”俞导递过来一张纸,并递给我一支笔要求我签字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我们是正规旅行社,一日游也要签旅游合同!现在新《旅游法》不一样了!”

签好字,我拿到一份《杭州市“一日游”旅游合同》,合同上清晰列明了旅游者信息、旅行社许可证编号、导游信息以及旅游行程、交通安排、价格和争议解决方式等。合同里还明确注明了“景点不含购物”等内容。在合同责任条款里,明确列明了旅行社、旅游者的权利与义务,并考虑到不可抗力的因素。“这倒是头一次,游一天也要签合同。”陈先生说,白纸黑字拿在手上,感觉真有点不一样。

10时50分,登上三潭印月岛,雨更大了。跟前面一样,俞导反复跟我们确定了集合地点,这次自由活动时间是40分钟。

11时30分,仍然有3个哈尔滨游客没返回。她开始电话联系,一直没人接听。20分钟后,3个客人才姗姗来迟。

“散客团真不好带,基本上每个点都有游客迟到。如果以后收入大幅度下降的话,老导游真的越来越少了,只有刚毕业的新人才愿意做导游。”俞导看起来有点懊恼,朝我发着牢骚。

已到中饭时间,接下来一个旅游点岳庙行程显得有点行色匆匆。俞导带着我们参观了岳飞墓,此后匆匆从后门出去,坐上大巴车,全程只花了20分钟。

“等下我们去六和塔,中间有半小时吃饭时间,愿意吃饭的我可以帮忙联系,30元一个人,10人一桌,我导游不过手你们钱的,大家自愿参加。”大巴车上,俞导开始统计吃饭的人数。

一车30个人,14位表示要吃饭。“团餐最好别吃”,我的旅伴陈先生提醒我,我仍然决定一试。车子停在六和塔下的停车场,俞导帮忙联系的饭店就在旁边。菜端上来,看起来也是有鱼有肉有鸡,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吃得还蛮欢。

六和塔因为在维修,我们自己进去随意转了一圈便出来了,俞导则在车上等我们。这时已经是下午2时,下一站,灵隐寺。

“导游,杭州有什么特产实惠一点,带回去送给亲戚朋友的?”车上,有人问。

“我们有规定,是不能给客人介绍去店里买东西的。刚才有内蒙古客人也问我,那我就介绍下大概情况,商店你们自己去找。”俞导禁不住几位游客的请求,开始介绍杭州特产,“临安的山核桃不错的,可以去大超市买,认准大牌子。丝绸也可以买一点,体育场路上的丝绸城记得对半砍价,还可以抹零头……”

灵隐寺照旧是“自由活动”,把大家带进灵隐景区大门,俞导回到车上等待。由于进寺参观要另外花几十元买票,很多人都是到飞来峰匆匆一瞥,便回到车上。“导游好像有点紧张,我们提到自费加个项目,或者去买点东西,她都不怎么敢接话。”车上,我的旅伴陈先生向我吐露了他的疑惑。

旅游结束返回城站的路上, 一个游客的问路触发了俞导的吐槽:“新的《旅游法》出来,我们带团肯定要遵守这个法律。把游客服务好了,我们才能赚到钱。但是让我们导游郁闷的是,工作强度没变,收入少了。以前我收入多的时候有两万元,现在只有几千了。”

杭州大篷车旅游转载自《杭州网》